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您所在的位置:兰州商务网>头条新闻>正文 发布日期:2022-05-14 12:59:32

1.8亿人一个月支出超200亿元,谁是常态化核酸检测的最大赢家?

来源: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149

导读

“只有达到一定的检测规模才有利润,才能活下去”文/ 信娜 王腾编/ 王小5月6日,北京朝阳区一核酸检测现场 摄/王腾“不是在做核酸检测,就是在去做核酸的路上”。2022年5月6日,一位北京居民的......

“只有达到一定的检测规模才有利润,才能活下去”

文/ 信娜 王腾

编/ 王小

1.8亿人一个月支出超200亿元,谁是常态化核酸检测的最大赢家?

5月6日,北京朝阳区一核酸检测现场 摄/王腾

“不是在做核酸检测,就是在去做核酸的路上”。2022年5月6日,一位北京居民的朋友圈写道,这也是北京、上海等地越来越多人的写照。

据《财经·大健康》不完全统计,已有六个城市开始常态化核酸检测,分别是北京、上海、杭州、沈阳、芜湖、大连。这些城市一般要求市民每隔一定时间便需检测,甚至成为出行及出入公共场所的必备证明。

“这是目前应对奥密克戎综合性、中长期社会成本最小的防疫方式。”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根据东吴证券的一个测算,截至4月30日,中国一个月内因常态化核酸检测所需支出为216亿元。

然而,设置更多的核酸检测点能成一门长久生意吗?

街角商铺,从房屋中介变成核酸检测点

5月6日下午约两点,在北京市朝阳区雅成一里小区附近,一处核酸检测点排着长队。《财经·大健康》观察,一个小时内,该队伍一直保持着50人左右,他们大多因健康宝弹窗,来做核酸检查。

这处位于两条路交汇处的门面房,之前是一家房屋租赁公司。2022年后,成了核酸检测点。牌匾是简单直接的“核酸检测点”五个字,赋上了醒目的红色和黄色。

近期,五类人群的“北京健康宝”会被弹窗。比如,需要进行风险排查的人员;未在规定时间完成核酸检测的人员等。特定人员需完成核酸检测,“北京健康宝”查询到阴性报告后自动解除弹窗。

“之前疫情不严重时每天检一两百,近期每日一两千人。”一位北京财满街核酸检测点工作人员说。

根据公开信息,截至1月29日,北京市核酸检测固定采样点400处,其中91处可提供混检服务。到5月7日,《财经·大健康》综合统计北京市政府网公布信息发现,固定核酸采样点翻倍,已达989个。

然而,这些采样点仍不足以应对北京此前的区域核酸检测,为了应对当下的疫情,北京设置了大量临时采样点。5月3日、4日、5日,北京市连续开展三轮区域核酸筛查。5月3日第一轮时设置采样点位9266个,采样台2.2万台,动用采样人员4.4万名,辅助保障人员13万名,累计采样1992万人。这些临时采样点很多设置在小区内或周边,由社区卫生中心或辖区内抽调医护人员进行检测。

在北京朝阳大悦城西门对面的停车场内,紧靠公车站台和地铁6号钱,周边多家商场、写字楼。这里也设了一个免费核酸采样点,由政府买单,目前专门应对大规模的混采。相比其他采样点,该采样点布局更大,分别设立了登记窗口和采样窗口,同时又设立了一个专门的员工休息处。这处采样点由一个第三方医学实验室运营,当天现场有六名工作人员。

政府大规模核酸检测多以混采为主,一般10人次一混采。按一位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负责人的估算,一个实验室30人到40人,两班倒,仅能达到每日一万的检测量。

截至2022年4月17日,来自国家卫健委的统计数据,中国共有1.31万家医疗卫生机构具备检测能力,检测能力为5165万管/天。一年前,这个数字是126万管/天。

在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看来,要组织一次核酸检测,落实某一个抗疫措施,需要系统周密、大量资源配置和动员协调才能有效完成。他在4月29日新闻发布会上分析,对100万人口城市的核酸检测能力和对2500万人口城市的核酸检测能力,要求不一样。在检测能力不足的时候,时间就会长,够的时候,可能24小时就完成。所以,这一块是一个挑战。

新冠疫情完全改变了核酸检测的原有规模,以前只有少量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和公立医院实验室可以做。

自2020年中央预算内投资共安排456.6亿元用于重大疫情救治基地、国家区域医疗中心等项目建设;2021年安排300亿元支持省市县三级疾控、国家区域医疗中心等项目建设。其中,就包括提升检验检测能力。

比如,所有二级以上医疗卫生机构,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开设核酸采样服务。其中,开设病房或发热门诊的医疗卫生机构将提供24小时检测服务。另外,符合条件的药店、健康驿站等也会引导提供24小时核酸检测服务。

北京市2022年4月审核合格的医疗机构类别第三方核酸检测机构已达66家。

一位第三方医学实验室相关负责人称,现在推行常态化核酸检测的城市,政府会要求增设核酸检测点,提高采样能力。

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陈石燕则在发布会上通报,截至5月4日晚, 4500多个核酸点位完成开放。未来,会在居民社区、办公场所、企业园区、地铁站周边、交通场站等区域布局了一批便民采样点包括固定采样点、便民采样点和流动采样点,积极构建“15分钟核酸服务圈”。

杭州规定在整个城市设立不少于10000个采样点,在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居民小区、车站、交易市场、宾馆饭店、学校等场所增设采样点。

来自山东省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该省的全部检测能力中,固定检测能力占63.5%,移动检测能力占36.5%。

至于检测点具体在哪里设置,上述第三方医学实验室负责人说,会优先选择人流量大,但又不至于特别大,旁边有足够空地可供排队的地方新建核酸检测点。“现在政府希望有更多检测点,具体选址由我们自己来定,接着申请便可。”

每月可能花上百亿元检测

北京一家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运营的核酸采样点,从早上8时30分到20时30分,12小时开放,提供免费检测,每天平均采样约2000人。

其现场负责人告诉《财经·大健康》,这里的检测费用由政府结账,将账单送到街道后由街道结账。目前,单采暂时停了,政府支付混采6元/人。

这个检测点的工作人员两班倒,没有加班费。上述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负责人说,其所在的实验室按规定的时长为护士结算工资,如果因疫情严重工作时长增加,会适当给予加班费。

5月3日,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昂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北京市5月3日、4日、5日,对门头沟、平谷、怀柔、密云、延庆5个区重点区域、重点人群开展核酸筛查,其余 12个区,连续开展三轮区域核酸筛查。

按照政府最新的指导价混采3.4元计算,开展三轮筛查的这12个区常住人口约1972万人。假设大规模核酸检测采用10:1 混检措施,三轮检测成本约2000万元。

据上海卫健委通报信息,上海自5月1日起对封控区、管控区、防范区开展了分区分级的“抗原+核酸”组合筛查。截至6日,累计核酸检测超过5700万人次、抗原检测超过1亿人次。

在杭州,从4月28日开始,杭州推出常态化核酸政策,居民出入要有48小时的核酸检测证明。以杭州目前1220万常住居民计算,这需要每日至少有超过600万的核酸检测能力。

东吴证券的一个调研算了一笔账:截至4月30日,中国已经有29个省级行政区的123个城市涉疫,其中4月宣布实行封控城市的人口达到了1.8亿,占总人口比例为13%。如果假设未来每个月全国涉疫人口都保持在这个比例,且常态化核酸检测要求这些城市的居民每48小时核酸,按多人混检8元/人份的价格,一个月内因常态化核酸检测所需支出为216亿元。

即便现在降到3.4元,一个月内因常态化核酸检测支出也得近100亿元。

将检测点做成连锁是唯一的出路?

一个核酸检测点的成本主要是人工。

如果单看硬件投入,一个采样点有两个亭子就够了,一个用作采样登记,一个用来采样,再加上空调等设施,整体的费用约两万元。

上述医学检验实验室负责人介绍,一个采样点至少要雇两个护士,一个保安,加上一天三套防护服等耗材费用,转运车一次200多元,每天的成本就要2000元左右。

混采收费3.4元,一个只针对政府单的采样点,每天至少要采样2000人,才能保住本。对于一个采样点来说,这个挑战不小。如上述朝阳北路上核酸采样点在疫情最紧张的五一期间每日才达到一两千人。

自费做核酸检测支付价格较高,是19.7元/人。北京市医保局介绍,单剂次19.7 元为最高政府指导价,检测机构不得上浮,但可根据自身情况下浮调整,下浮幅度不限。对单纯进行核酸检测的,不收取门诊医事服务费。

上述北京朝阳财满街核酸检测点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财经·大健康》,现在核酸检测分免费时段+自费时段。免费需通过相关公众号预约到免费检测时段,非预约免费检测的客户需在现场扫码、登记、付费采样,19.7元/人。

北京雅成一里小区附近街角的核酸检测点是一处固定门面房,成本投入相对更高。这处由北京俪婴妇产医院运营的核酸检测点想到的方法是,提高检测价格,每人收费35元。

5月6日下午约两点,一位正在排队做核酸的居民告诉《财经·大健康》,“前两天这个检测点每人收费24元,这两天涨价了”。在该检测点有一个价格公示是单人份35元。截至发稿,北京俪婴妇产医院未回复关于核酸检测价格的问题。

截至5月7日,《财经·大健康》综合统计发现,北京有63个采样点提供24小时服务,约占总采样点数的6.37%。这比1月时的66个24小时服务采样点减少了。

对运营者来说,提供24小时服务,样本量也许可以增加,但成本只会更高。上述第三方实验室负责人说,要雇更多人,成本成倍增加,他不打算设24小时核酸点。

目前,北京有19个24小时采样点,由18个不同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设置。其实,对于大多数第三方医学检测实验室来说,市场规模并不代表它们能挣到钱。

不过,“以量换价”仍然能取得收益。在高特佳投资执行合伙人王海蛟看来,市占率在10%以上的头部公司,做核酸检测产品仍然有利可图。市占率只有1%或者千分之一的公司,会因没利润而退出这一市场。

5月6日,山东省卫健委副主任牟善勇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截至4月30日,山东省日最大核酸检测能力达到 747.7万管,其中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医疗机构、疾控机构)占85.5%,第三方机构占14.5%。

目前,国内第三方医学实验室数量有1000多家,但约70%的ICL市场都掌握在头部四家公司手中。据海通证券分析,金域医学(603882.SH)独占34%的市场份额。

截至2021年末,金域医学自建39家医学实验室,合作共建670家区域实验室,分布在全国700多座城市。自新冠疫情以来,其业绩都算亮眼。2020年,金域医学实现营业收入119.43亿元,同比增长44.88%,归母净利润22.20亿元,同比增长47.03%;2022年一季度,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均继续保持超过58%的增长率。

对于大多数医学检验实验室来说,核酸检测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得不扩张的生意。“核酸检测价格太低,不建更多核酸点,就达不到检测规模,挣不到钱。”上述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负责人说。

这些医学实验室的常规业务以肿瘤检测为主,但疫情封控下,医院已难见肿瘤病人,维持公司营收的任务现阶段只能落在新冠核酸检测收益上。上述医学检验实验室负责人开始考虑建更多核酸检测点。一方面,这是常态化核酸检测中的政府需求,另一方面,这成了保住生意的稻草。

据国家医保局统计,4月初,全国30个省份已发文下调政府指导价。湖南、江西等23个省份将多人混检下调至每人份8元,山东、河北、安徽、内蒙古、广东等5个省份下调至每人份6元,此时新疆为全国最低价,每人份3.5元。现在北京混采价格为每份3.4元。

“我们这几天也做了测算,只有达到一定的检测规模才有利润,才能活下去”。上述检验室负责人说。如果继续扩张,虽然渠道变多,检测规模会变大,但“规模能不能大到保住本,还有盈余,现在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姜庆五则认为,目前一些疫情严重地区临时用了常态化核酸检测,如北京、上海等城市。如果当前疫情能控制下来,就没必要继续常态化核酸检测了。

举报/反馈

 
(文/佚名)
 
免责声明
• 
本文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www.lzzxxw.com/ttxw/105083.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contactus666@163.com。